• 繁體

   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赏网
    首頁 / 新聞中心 / 文化 / 文學園地

    文化

    千淘萬漉始得金
    發布時間:2020-04-08 來源:北侖發電公司 作者:王巍偉

    近日閱讀了錢穆撰寫的《中國歷代政治得失》,感覺耳目一新又倍受震撼,顛覆了我一直以來對中國歷史的一些認識,也對現在的政治體制有了新的理解。

    縱觀整本書,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句話,第一句是:“辛亥前后,由于革命宣傳,把秦以后的政治傳統,用‘專制黑暗’四字一筆抹殺。因為對傳統政治之忽視,而加深對傳統文化之誤解。”

    我的印象中,古代的皇帝往往是號令天下,生殺予奪。然而,錢穆講到,中國歷史上皇帝并不是完全一言九鼎,至少從制度安排上不是。比如唐代,中書、門下、尚書這三個部門負責各項政策發文,皇帝只有簽字的權利,從這里看,中國其實很早就對皇權進行了限制。宰相是政府負責人,行政第一人。皇帝的權利是象征性的,宰相的責任相對較大。這跟1688年英國確立的君主立憲制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而我們的祖先在兩千年前就已建立成熟的體系,讓人嘆為觀止。

    第二句是:“由于制度的時地性,故而,制度不可能推之四海而皆準,行之百世而無弊”。

   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諫官制度的演變。在漢代,設有諫官專門來諫諍和諷刺皇帝的言行,所謂“言者無罪,聽者足戒”。然而,到了宋朝之后,諫官盡發表反對政府的言論,讓宰相的主張均無法變現,強如王安石也毫無辦法,導致變法失敗。這讓我想起了一些西方國家的多黨制,本來是為了監督執政黨,相互掣肘,現在卻成了為反對而反對,導致國家無法凝聚,政策無法推行,原來我們的古代早已出現過類似的案例。錢穆認為,制度是要隨著時代的變化而變化,并非讓現實適應制度,而是讓制度來適應現實,這才是制度發展之道。

    第三句是“我們不該單憑我們當前的時代意見來一筆抹殺歷史”。

    比如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選拔體制的變遷。現在我們都對古代的考試科舉制度側眼相看,認為是風花雪月、僵化思想的不良制度。但錢穆認為,這在當時的用意是在政府和社會間打通一條路,好讓社會在某種條件某種方式下來掌握政治,他實現了很多貧民百姓“朝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”。這相比同時期歐洲國家只能由貴族進入統治階級來說,有著劃時代的意義。考試制度由唐到清綿歷了一千多年,積聚了無數人的智慧聰力,直到晚晴,西方人才開始用此制度彌補他們政黨選舉制的弊端。

    看完整本書,就像乘著時光機穿梭了近兩千年,看著各個王朝從興盛到衰敗,各種制度從大發神威到歸為平淡甚至禍國殃民,中國的古代政治體制也從由漢代的“三公九卿”到唐代的“三省六部一臺”再到明朝的皇帝獨裁后至清代的部族政權,最終從輝煌走向了沒落。1952年,錢穆在文章的最后提出了自己的終極之問,現在的中國是平鋪的,散漫的,如何運用我們的新政使社會再有一個新的共尊共信之點,而向此中心再度凝結呢?

    經過了近70年的執政,我認為中國共產黨為這個問題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。中共的初心使命就是凝聚全中國的共尊共信之點。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已經發展出一套成熟的干部選拔制度,無論是最高層的接班人還是普通干部,所選拔和重用的都是具有豐富治國理政經驗的人。簡單地說,中國成功地解決了避免出現“壞皇帝”這個重大政治問題,讓歷朝歷代因為統治者的沉淪而亡國的歷史周期律不再出現。而誰又能說,這不是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沉淀所綻放出的智慧之花呢?

    擁有這個讓全世界都羨慕的家底,永遠不需自卑不需低頭,只要不輕易懷疑和拋棄,我們就是這世界上最令人羨慕的族群。

    責任編輯:張榮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